藏經閣

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




(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4日電)
「翻譯『魔戒』賺了3500萬元,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」,朱學恆的故事不是在這裡結束,他捐出版稅成立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,推動麻省理工學院開放課程中譯計劃,還到處演講,這位常掛在網路的e世代創意人,其實是位公益宅男。

從小朱學恆就把「事業」做得很大。小時候用電腦玩Game,為了看懂英文介面,努力查單字,國一已可以寫攻略投稿。中央大學電機系畢業後,研究所沒考上,當兵接觸到奇幻小說系列「魔戒」,卻對中譯本品質失望,主動向出版社提重譯計畫,因譯筆一流,加上電影推波助瀾,「魔戒」讓他賺進人生的好幾桶金。

秉持對奇幻文學的熱愛和使命感,他用版稅成立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,推動奇幻文學創作和賞析。後來看到可拉近數位落差的麻省理工學院開放式課程,深受感動,投身推動中譯計劃,並架設網站。這個中譯網站目前是除了麻省理工學院之外,全世界最大的開放課程綜合型網站,曾獲紐約時報、華爾街日報報導。

談到推動中譯計劃甘苦,朱學恆說,去學校洽談時,有教授臉上露出輕蔑表情,甚至說,「我們學校不需要這個東西,我們學校可以跟麻省理工相提並論」。朱學恆一臉很嘔的表情回憶,「明知道他在胡說八道,又不能辯解。我去麻省理工學院,人家都不會這麼冷漠對待,這很挫折」。

他說,過去4年寫了上百個企劃書,只有向兩個基金會募到款,但每次遞企劃書都要盡全力,不能預期會失敗。至於被拒絕的鬱卒心情,朱學恆只讓它短暫停留,「只能再試試看,不可能永遠沒有人認同你的看法,不能安慰自己『我盡力了』。100次是盡力,試到1000次、1萬次哪個盡力?很多人做到100次就告訴自己盡力了,那不是盡力,那只是做到100次。」

麻省理工開放課程中譯計劃從2004年開始迄今,目前有七個編輯,行政費用等每年約300萬元。朱學恆並持續在高中、大學演講創意和熱情,過去3年在大專院校和高中演講累計10萬人聽眾,800人規模以上的演講,還會自己帶燈光、音響設備。

很多人問演講賺多少錢?朱學恆說,去年60幾場演講,總結後淨支出近100萬元。「我覺得值得,做這些事情,我都心甘情願,所以心安理得」,他強調,付出不代表對方一定要感謝,這太八股了,1000人的演講,如果有500人願意聽,他就很感謝。

朱學恆也想去偏鄉、部落等學校演講,但他說,「他們不知道我是誰」。例如他曾去南投一所大學演講,請助理在行前聯繫附近高中,看有沒有任何一個學校、班級,願意免費聽創意、國際競爭力等演講,學校都說「沒聽過這個人」;他想突破障礙,但這些老師卻不知道他是誰。他苦笑說,只能繼續努力。

由於麻省理工開放課程時常更新內容,朱學恆和編輯群一直在追進度,中譯工作目前完成約6成。去年翻譯多場受歡迎的演講,下載次數都是十幾萬次,讓朱學恆頗感欣慰。

高學歷高失業率的年代,朱學恆指出,「熱情比任何時候都要重要」,年輕人遇到的問題,不是環境順不順利、遭遇什麼逆境的問題,而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,哪些事情值得犧牲時間和金錢去奮鬥,這才是最大問題。

談到熱情,朱學恆話匣子一開,「如果真的喜歡這件事情,你會願意為它付出很多東西,但如果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東西,環境的考驗會是前所未有的大」。

他說,多少人能夠連續作一個工作做10幾個小時,除吃飯外不離開電腦?也許1天、2天這樣做,多少人可以連續1年都這樣做。翻譯「魔戒」時,每天工作超過 12 個小時,而且沒有假日,「我可以做到,這是我喜歡的東西」。大部分人做不到原因是,他只是拿一份薪水,會計較一天做多少小時,「對我來講,做喜愛的事情、靠熱情驅動的工作,是沒有投資報酬率的,因為投資就是報酬」。

朱學恆早些年還會在意別人的看法,自己是否成功、賺大錢、受人尊敬、是個好人等,但慢慢覺得討好社會那麼多人太困難。「自己明明知道做這件事情高不高興、愉不愉快、值不值得、想不想要,結果卻把評分標準交給家人、朋友、社會其他人,本身就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」,最重要的事情是「莫忘初衷」,投入是因為自己喜歡,不是因為別人想要。

去學校演講時,學生必提的問題是「如何拉進理想和現實的差距」?朱學恆總是不假思索表示,「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,需要靠犧牲來補足」。

他舉例說,有學生表示想當漫畫家,家人和老師都反對,因為不會賺到錢,如何彌補這個理想和現實的差距?「很簡單,就去超商打工,其餘時間畫漫畫,這樣不會餓死,但又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」。

朱學恆認為,大部分人認為理想是做喜歡的事情又賺到錢,但這是完美的狀況,只有少數人可以走到這一步。如果不願意去超商打工,其實是沒有那麼喜歡畫漫畫。他說,履歷出現長時間的空白,會被認為沒有工作意願,這才嚴重,「不會連超商都不缺人,只是你覺得值得的工作沒那麼好找,『輕鬆賺很多錢的工作』和『找不到工作』不能混為一談」。

翻譯「魔戒」時,朱學恆坦言「每天都想放棄」,但想到「如果連自己選擇的東西都無法堅持下去,那我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」?翻譯「魔戒」版稅約3500 萬元,朱學恆幾乎全部花在基金會和麻省理工開放課程中譯計劃。沒當千萬富翁,朱學恆笑說,現在也餓不死,還住家裡,「我把錢花在應該花的地方,他們 (家人)不會覺得太丟臉」。

曾將打電玩學英文的經驗出書,朱學恆最近還將部落格文章出書,探究口耳相傳的傳說,分析原因和結果,喜歡筆耕的他,出書清單持續增加。朱學恆以「得要出門的阿宅」形容自己,生活重心就是上網、翻譯、開會、演講,沒有所謂上下班,他灑脫表示,「我選擇不要家累,才可以做這麼多事情」。

朱學恆對奇幻世界有浪漫情懷,人生築夢卻理性而實際,奇幻世界的天啟不存在現實世界,且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,想要開開心心做自己,「沒有做不到的事情,只有不願意付出的代價」。

如何在Blogger新增隨機文章

Blogger Hack - How to add a Random Post Gadget in Blogger)

 


0 意見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