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經閣

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

「學生也要敬業!」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,最近參與評鑑台大醫學院,發現學生上課姍姍來遲,還在課堂上吃泡麵、啃雞腿、打開電腦看連續劇、趴在桌上睡大覺,「這樣的上課態度,我們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?」

洪蘭擔任今年醫評會(TMAC)醫學院評鑑委員,十月下旬訪視台大醫學院後,深為學生擔憂,在天下雜誌發表「不想讀,就讓給別人吧」一文。

洪蘭說,她看到台大醫學院學生上課秩序「極不好」,很多學生上課打手機、傳簡訊;遲到的同學不是悄悄在後面找位子坐,而是大剌剌叫坐在外面的同學起來讓他進去,「好像菜市場,視授課老師為無物。」

洪蘭強調學生應該「敬業」,不敬業的人能力再好,也不會成功,對醫生來說,還會害死人。

洪蘭還看到台大醫生參加早上八點的晨會遲到,沒穿白袍、也還沒巡病房;但以往是七點要先巡房,八點來開晨會,「難怪台大校長在歡迎新生時,講的不是如何立志做大事,而是晚上不要熬夜、不要蹺課、要替媽媽洗碗。」

洪蘭沈痛地說,台大是她的母校,但知識分子要說真話,看到不對的事卻不說,就成了「共犯」。

台大醫學系助教把文章轉寄給系上學生看,有些學生認為是該檢討;也有學生覺得洪蘭太嚴厲,台大本來就比較自由開放,學生考試、念書還是認真的。

教育部次長林聰明認為,上課吃東西、講手機的確不好,希望各大學督促學生改善。有人稱此為「開放的美式風格」,但林聰明說:「我是留美的,也沒有這樣。」

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說,國外各大學及系所因風格不同,學生上課的莊重程度也有差異,天主教大學比較保守,讀商管、法律的學生較重視衣著。台灣的大學一向崇尚自由,不需一板一眼,但影響別人就不好。【聯合報╱記者薛荷玉/台北報導】

洪蘭:不想讀,就讓給別人吧

作者:洪蘭  出處:天下雜誌 434期 2009/11

港、陸大學跨海搶人才,但台灣學生感受到國際競爭的壓力了嗎?

看到香港城市大學來台灣招募好學生並提供十萬港幣的獎學金,真是心裡一驚,「十年河東轉河西,莫笑窮人穿破衣」,以前是香港學生來台灣讀書,現在是我們去香港讀書了。

這也難怪,現在全世界的大學都在搶人才,因為十九世紀的財富在土地;二十世紀的財富在勞力;二十一世紀的財富在腦力,列強因殖民地而致富,我們也因加工區做代工而經濟起飛,現在更要靠創意來致富了。因此各大學祭出各種優惠條件,網羅第一流的人才,甚至派出「學探」,像星探或球探似的,去全球尋找。在國際競爭這麼激烈的時候,我們的大學生卻沒有感受到這股壓力,令人擔憂。

最近去一所台灣最頂尖的醫學院做評鑑,發現上課秩序極不好,已經打鐘了,學生才姍姍來遲,進來後,有人吃泡麵、有人啃雞腿、有人打開電腦看連續劇、有人趴在桌上睡大覺。打手機、傳簡訊的就更不用說了。遲到的同學不是悄悄在後面找個位子坐,而是大剌剌走到他座位的那一排,叫坐在外面的同學起來讓他進去,絲毫不尊重同學的上課權。想不到現在連音樂廳、戲劇院開始表演了都不准進場,怕侵害到觀眾和表演者的權益,知識的殿堂反而更隨便,自由進出,好像菜市場,視授課老師為無物。我看不下去,起身離開,後來好奇,再回去看原先睡覺的同學有無醒來上課,結果發現不但原先睡的沒起來,又陣亡了更多。假如這是我們大學生的上課態度,我們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?

學生也應該「敬業」

就業最重要的是「敬業」,因為那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,在早上八點的晨會,我們發現醫生們不但遲到,連白袍都沒穿,當然也還沒去巡病房。醫生的責任是照顧病人,以往是七點先巡病房,八點再來晨會,現在即使來了也是坐在最後面做自己的事,紀律的鬆散令人咋舌。看到這個現象,就了解為什麼台大的校長在歡迎新生時,講的不是如何立志做大事,而是晚上不要熬夜、不要翹課、要替媽媽洗碗……,這些是我們對小學生所講的話,假如大學生要這樣教,我們的大學生還叫大學生嗎?那種「風聲、雨聲、讀書聲,聲聲入耳;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事事關心」的讀書人抱負到哪裡去了?

敬業是個最基本的做事態度、是個操守,不敬業的人,能力再好也不會成功,對醫生來說,還會害死人。學生的敬業就是做好學生的本分,父母出錢讓我讀書、國家出錢蓋了教室、買了儀器栽培我,我要好好學習,這不是八股,是做學生的基本要求。如果不想讀,何不把機會讓給想讀的人呢? 尸位素餐是最可恥的。

看到學生浪費他們自己的生命,也浪費國家的資源,就很難過,曾經有人擔心我們下一代會去別的國家做台傭,假如我們自己不覺醒,這個擔憂就可能不是杞人憂天了。

(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)

如何在Blogger新增隨機文章

Blogger Hack - How to add a Random Post Gadget in Blogger)

 


0 意見

張貼留言

Archives